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噗浪松集合

*官方秋囉執事設定有

*卡拉黑手黨設定有


   不知為何他們突然變成短暫的同盟。


  カラ松搞不清楚那位名叫輕松的執事真正的想法。總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情緒完美隱藏在臉皮之下。


  チョロ松為了掩護他,腹部不小心被敵人劃道不淺的傷口。


  チョロ松脫下血跡斑斑的襯衫坐到旅館的床舖上,等カラ松幫他包紮,根據他多年的經驗他其實可以清理自己的傷口,不假他人其手,不過見那位小少爺看見自己是為了掩護他而不小心中了敵人的計。


  藏不住的慌張,他就覺得有趣。


  カラ松彎下身幫チョロ松包紮。


  為了掩護自己才受了傷,不幫他包紮他過意不去,並且他應該無法自己包紮吧?


  他纏好繃帶。

  「好了。」カラ松視線朝上對向チョロ松的眼,瞥見他左胸離心臟約莫五公分,有一道長且深的傷口,有此可知當時場面多激烈。「你……當初怎麼了?」

  

  「嗯?」チョロ松一開始反應不過來,轉眼一想才知道那個小少爺是問他左胸的傷。


  「小少爺是在關心我?」他笑謔道,一雙綠眸似笑非笑。

  

  


  チョロ松走到旅館窗邊仰望天空,柔和的月光映在他身上有種神聖感。
カラ松想,如果他是一名詩人,他必定寫一首詩讚揚他的面貌;如果他是一名神父,他會向天父告知他遇到一名特別的人。 


  チョロ松轉過身,逆著月光看不清他的臉。「小少爺還不睡?小心長不高。」他語帶笑意。


  宛如女神。


  他嚥口口水。


  神啊,我有罪。





*卡拉國王設定有


  「oh, my  チョロ松是最棒的執事了。」


  說完,カラ松拋幾個魅眼給他的執事。


  チョロ松打掉國王陛下的魅眼,他推推眼鏡:「陛下請別鬧了,您還有一大疊的公文等著您處理。」


  「……親愛的,說好不提它的。」裝死。


  「恐怕無法。」他無視國王的哀號。「何況您已經有好幾天沒批閱公文了,隔壁鄰國的申請書及國內的研討書都是急件,等著您的回覆。」


  カラ松伸伸懶腰。「噢!終於批閱完了。」


  「陛下如果早些改完就不會搞得這副田地了。」和冷淡的話語相反,執事走向前幫國王按摩舒展僵硬的肩頸。


  「チョロ松you are so sweet。」


  他啄了一吻。

  

  

  


噗浪松是什麼,新的松嗎(乾

热度(13)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