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*自我解釋:http://www.nicovideo.jp/watch/sm27592092

*OOC絕對有

*偷偷加黑田組TAG

*請噴小力一點





  日本號一直搞不懂長谷部。


  儘管他們曾侍奉同一主人一段時間,他不懂為何長谷部總對黑田大人的好絲毫不在意,卻三不五時聽他提起前主,他當時向同在黑田家的同伴詢問。


  大概他還在意前主吧?博多回答。






  黑田如水對壓切長谷部視若珍寶,不僅僅因為是把絕世好刀,也是織田信長對他能力得到肯定的原因。


  比起拿來小心翼翼供奉,長谷部更希望到戰場上廝殺,感受自己親手劃開敵人身體,刀身濺到甜膩鮮血滋味,他生來屬於戰場上,被好好收藏什麼的不適合他。


  遠離戰場愈久,長谷部愈長緬懷那段在戰場的故事,儘管他清楚的明白黑田如水是疼他入骨的好主人。


  厚和博多能夠瞭解他的想法,當時年紀尚小的日本號卻不明白,當他努力板著一張小臉質問他到底知不知道官兵衛大人的苦心,長谷部只覺得好笑,想捏日本號臉頰,又覺得想必眼前的孩子會不愉快便打消念頭。





  時光流轉,日本號被叫喚到名為本丸的地方,迎接他的人正是長谷部。


  「我是天下三名槍的其中之一,也被評──噢是你啊。」  


 「既然你來了,那麼我該去找主子報告了。」


  主子?


  「喂!你不說明一下嗎!」


  日本號叫住長谷部,長谷部腳步停頓一會,繼續邁開腿前進,話語從前方傳入他耳裡。「自然有人會帶你介紹環境,說明一切,如果是我你應該不太高興吧,博多比你提前來一段日子,我拜託他來幫這個忙。」

  他來到黑田家之前是織田信長萬千寵愛的愛刀,常聽到他不只一次懷念在右相大人府往事,黑田家更加對長谷部百般呵護,不管在黑田家或是福田博物館又或者現在的本丸,對審神者言聽計從,偶而他聽到他曾對同侍奉過信長的燭台切光忠談論前主,偏偏沒提起過一遍長政大人。


  




  日本號閒閒無事經過長廊,正巧見到長谷部端坐矮桌前抄寫,安然自得的模樣讓人一把無名火突然升起,日本號背倚靠紙門邊框吐出以疑惑好幾百年的問題。


  「你呀,一直提起右府大人,為何不提起黑田家?」


  「我一點都不想提起。」長谷部悶頭繼續抄寫。

  

  「是嗎?」日本號仰頭灌一大口酒,「我啊,對黑田家可是有道義的。」


  長谷部輕嘆,闔上書籍,走到長廊與日本號並肩而坐。「長政大人是非常好的一位大人,如果像我們這樣的付喪神也會去世,還真想和他一起離開,但這是不可能的。」


  日本號難以置信看著長谷部,他向來最喜歡注視的藤色眼眸有著濃濃的哀傷。


  「不過現在的主人才是最重要的,給我記住這點!」


  「好、好。」

热度(8)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