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  時間,是唯一解藥。


  兩個互相有芥蒂的人什麼時候會消除彼此的芥蒂?


  等待時間過去吧,或許他們會慢慢釋懷。


  很多很多年過去了。久到珞侍去世,目前東方城國主是他的孫子;至於那爾西,他的身體一向不怎麼好,反而比珞侍還早走。


  修葉蘭怔怔的看著他的遺體,眼淚無預景落了下來,似乎還不願意接受前幾天還與他說話的弟弟,今日卻走了。


  『修葉蘭……』

***

  一名正值年華的少女飛快的走過。


  「欸欸你剛才有沒有看到那個女生?」男子推了推他的同伴。


  他剛才看到那名金髮少女,迫不期待和他的同伴分享。


  「什麼?」同伴根據男子指的方向望過去,巴了他的頭,「白癡啊?你是看到美女就興奮了是不是?你沒看到她去的地方?」


  是聖西羅宮!智障!


  想到這裡他又巴了男子的頭。


  月壁柔走進聖西羅宮,拐了好幾個彎,不意外看見熟人。


  「恩格萊爾。」她打聲招呼。


  金髮男子驚愕回神,看見少女隨及勾起嘴角。


  「壁柔。」


  「你來看那爾西?」月壁柔上前撫摸墓碑上雕刻的文字,神色溫柔問。


  「是啊。」


  恩格萊爾回答,他仰望天空,今日天氣晴朗,天空藍的嚇人。


  就像那天。


  他抿抿嘴角。


  「壁柔。」


  「嗯?」


  「其實過了這麼多年,我早就放下了。」月退說。


  不,應該是在知道那爾西死去的消息後,他才發現自己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怨懟那爾西。


  「其實我也是。」月壁柔說,「不過我怎麼都忘不了他。」


  恩格萊爾轉頭看向月壁柔,她雙眼擒著淚光,既是笑卻又像哭。
 













「我永遠愛你。」


 男子輕撫躺在他膝上少女的秀髮說。


 「你要怎麼永遠愛我?」少女睜開雙眼,翻過身,仰首詢問男子,「我們壽命又不公平。」

  少女說的對,只要沒出什麼特別狀況,她幾乎不老不死,而男子是普通人,年紀到了會自然消亡。


  男子輕笑,用膩死人的目光回答:「我會用我接下來的壽命一直愛著你,直到結束。」


  說完,他俯下身輕吻少女額頭。 

 

热度(2)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