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酒醉實況

  *親友點tag

  *還以為會肉,最後沒肉

  *我的功力就是把可能有肉的tag變成沒肉

  *立宇ㄉㄉ求嫁



  怎麼回事?

  宋立宇的俊臉扭曲成一團,張彥誠那個渾蛋風風火火跑到他家說一大堆鬼話,正想把他打昏,結果卻先昏過去。

  現在在他床上呼呼大睡,害他把他安置好後只能去沙發上睡。

  該死的,一身酒味,如果隔天在他床上留下酒味他就完蛋了。

  張彥誠和宋立宇是同一個實驗室的同學,曾經是大學室友。不知道是孽緣還是他們真的很有緣,大學畢業後宋立宇以為他終於離開張彥誠那隻笨狗,考上研究所後,他進入實驗室第一眼就看到一隻笨狗笑嘻嘻和他打招呼:「嗨阿宇。」

  ……天知道他多努力忍下一拳揍向他肚腹的動作。

  翌日。

  「阿宇早安。」張彥誠打著呵欠翹著亂髮,睜著惺忪的雙眼向宋立宇打招呼。

  「早……」宋立宇氣笑,「張彥誠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在這裡?」

  「呃我……」

  「你昨天喝醉酒突然按我家門鈴說了一大堆鬼話,喝完還不省人事,還是我幫你把你那一身沾滿酒味的衣服換掉的記得嗎?笨狗。」宋立宇輕聲對張彥誠說明,張彥誠頭皮發麻。

  「啊哈哈是這樣嗎?難怪我會看到阿宇,還以為回到大學時期呢!」張彥誠抓了抓頭髮哈哈大笑。外人可能就此不了了之,但此時宋立宇卻想把張彥誠處理掉,免得被笨蛋浪費社會資源,要知道這個國家的社會資源已經被一群尸位素餐的老頭們佔去,實在不能讓一個笨蛋也跟著浪費。

  「哇噫──阿宇你的臉色好兇喔──」

  「笨狗,你確定你忘記你昨天發生什麼事?──再不說清楚就把你丟去做防波堤!」

   「我昨天?當然還記……」

  他昨天晚上?他昨天好像和一群損友喝酒,最後還喝茫了,招一台計程車準備要回去,他應該是報他家的地址才對,結果、好像──不是好像,是事實──他報成宋立宇家的地址,還把宋立宇吵起來,要知道宋大帥哥有起床氣呀!

  然後、然後……

***

  他聽見拍門聲,把他從夢中驚醒。

  ──媽的!到底是誰把我吵起來,難道不知道拎北已經十幾個小時沒睡嗎!被我知道是誰他就死定了!

  宋立宇在心裡腹誹下床打開門。

  「唉唷,這不是我家嗎,嗝!為什麼門打不開啊,可惡!」他邊拍打門邊說。

  「是誰啦!難道不知道這個時間很擾人清夢嗎!而且我為了實驗已經很久沒睡了!張彥誠?」

  他怎麼會在這裡?而且滿身酒味。

  他決定先把人拉進去再說,「喂?張彥誠?喂?你還活著嗎?」

  突然張彥誠張開迷濛的雙眼:「嘻嘻,有好多阿宇喔,阿宇你知道嗎?雖然今天天氣很熱,但是我更想吃你喔。」

  「靠北,你現在在說沙小?」感情他被性騷擾了?「張彥誠你有病去吃藥啦!喂!」

  不理他。

  睡著了?騷擾他完就睡著了?

  酒味真重,宋立宇想。

  他洩憤似的踢張彥誠一腳,才幫張彥誠把一身酒味的衣服換掉,換成他的衣服。

  ***

  啊啊啊!

  看見張彥誠崩潰的臉,宋立宇就知道他完完全全想起來了。

  「阿阿阿阿......宇,我那天是喝醉了!真的!你要相信我啊!」

  「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啊,你只是一隻笨狗而已。」宋立宇勾起笑,要是學校的男男女女看到,一定會捧起臉頰大叫:呀呀呀學長好帥!但看見張彥誠的眼裡,他知道他鐵定完蛋。

  最後,宋立宇狠狠折張彥誠一頓。
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