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第二章

  樓千璟呆立在一旁,她看見陳關像破布娃娃一樣倒在地上,血有如流水一般嘩啦啦流著,虞因似乎朝她或者對旁邊的男孩喊些什麼,但她什麼都沒聽到,眼中的畫面定格。

 

  恍惚中,聽到警車聲響及記者播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

 

  「快送醫!沒看到傷患嗎!」

 

  『今天下午在台中市私立理東科技大學發生了一起重大車禍,重傷者陳關爲理東科技大學二年級生……』

 

  樓千璟回過神,她眨眨眼睛。噢對,阿關出事後她就和虞因他們一同到醫院去,不知道阿關現在如何……

 

  新聞快報聲音使她感到煩躁,以至於她沒注意少年盯著她看約幾秒鐘,見她沒發現,才重新翻閱書籍。

 

  「阿關他轉出去之後,我看見了一只山貓。」

 

  虞因回答虞夏的詢問說道。

 

  「山貓?你怎麼會知道是山貓?」虞夏疑惑,他怎麼會知道山貓?現在山貓已經很少見了。

 

  「我當然知道山貓和一般貓不一樣,我又不是眼睛脫窗。」虞因反駁。

 

  他突然想起樓千璟在餐廳詢問他與李臨玥是否有聽到貓聲,難道她也看得到?

不過具有陰陽眼或靈異體質的人也不是什麼稀有動物,說不定在路上抓一隻剛剛好也有,只是沒說。

 

  虞夏停下做筆錄的動作轉頭對樓千璟說,「小璟妳先回去吧,剛才佟已經聯絡妳哥了,他應該在路上。」

 

  她答應虞夏的提議,決定等樓千翊到達醫院在離開。

 

  「璟!」

 

  樓千翊一接到虞佟打來的電話,馬上放下從客戶接下來的委託,從家裡趕到醫院,還沒接近

 

  他上下檢查樓千璟,「你沒事吧?」

 

  「那我……」虞因欲言又止。

 

  「你什麼?」虞夏瞇起眼反問,「你還得留下來,我還有話要告訴你。」

   

 兩人漫步走向停車場,少女簡單將來龍去脈敘訴給樓千翊。

 

  「所以……你的意思是說……你又看到那邊的東西了?」樓千翊手握方向盤轉頭問坐在副駕駛座的堂妹。

 

  「……對。」樓千璟抬起頭觀察樓千翊的臉色,「哥……?」

 

  有一瞬間他的臉色非常難看,注意到樓千璟後怕的眼神才緩了緩臉色,他嘆口氣「璟,答應我不要淌這個渾水好嗎?」

 

「可是哥……」

 

  「好嗎?」

 

樓千翊盯著樓千璟半倘,過了良久,點頭,「……我盡量。」

 

話說到此,樓千翊剛好駛到家中,話題只好結束,兩人從車上到進家門不發一語。

 

  樓千翊抹臉,走向工作台提起筆,畫因虞佟打通電話急忙趕到醫院擱置到一半的設計圖,畫沒幾筆他擱下筆從口袋中拿起手機划開螢幕鎖,在聯絡人中思索一陣,點進去,過沒一會兒另一頭接起電話。

 

  「喂是我,你那邊有沒有關於山貓的消息?」

 

  「喔?什麼案件?滅門?紫眼男孩?」樓千翊勾起笑,對電話中說道,「你說的人似乎是我家鄰居的新成員。」他想起在醫院偶然瞥到幾眼的男孩。

 

  「你最近要調到台中?你要先住我家還是我幫你先找房子來住?」

 

    「反正到時候再說好了。好,掰」

 

  兩人交談一陣才結束通話。

 

***

 

  「喔?你不說是吧?」虞夏折折手指皮笑肉不笑對虞因說道。

 

  「呃……」

 

  「虞警官。」護理師從手術室走了出來,正好逃掉虞夏原本對虞因的懲罰,「手術結束了。」

 

  「謝了,Miss林。」虞夏向她點頭。

 

  護理師點頭將病理表給虞夏,說明陳關的情況:「醫生還在做注射觀察,怕你們等太久,所以我先來說明情況。」護理師和虞夏有多年交情,她瞥一眼兩個小鬼繼續說下去,「緊急送來的陳同學多處嚴重撕裂傷、粉碎性骨折加上肢體斷裂,另外就是顱內出血嚴重,而且頭部有多次撞擊造成頭骨部分碎裂,有少許的骨頭插入腦中。方才做手術已經先做了初步處理預防感染,接著觀察半日之後會再做第二次手術」

 

  「好,我知道了,晚點我會向主治詢問情況,謝謝你了。」翻了翻手中的病歷資料,護理師道謝,在資料上寫上重點傷口,將病歷歸還。

 

  「對了,先前陳同學的昏迷指數是五,現在是六,但他一直說著很奇怪的話。」護理師想起陳關在意識不清時喃喃自語的話。

  

     「奇怪的話?」虞夏疑惑地瞇起眼睛。

 

     「不曉得是在跟誰道歉,在一直重複著『靜‘對不起』這四個字。」護士長點點頭:「說了好一陣子才停,不過也可能是意識不清地重複反應而已。」

 

     靜?

 

     虞因覺得像是想到什麽,卻又抓不住那個念頭。

 
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