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得自己萌萌噠

灣家人

繁體注意,雷者煩請繞道

想找篇文

之前連載時在lofter挺紅的
題材好像是機甲和abo
主cp是周翔還是翔周
一開始好像是孫翔誤會葉修偷走他的小孩,然後blahblah
葉修的cp好像是葉喻、葉黃
貴圈滿亂的

知道的請告訴我謝謝

我看著你

 *名字來源是全職高手同人歌

 他是他們家的么子。上面有五個哥哥,並非說他和兄長們年紀差距大,正好相反。

  他們是六胞胎。

  很厲害吧?

  三胞胎就已經很稀罕了,更何況他和他的兄長們是同卵六胞胎。

 

  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目光一直追隨大哥。

  興許是中學時期,或者更早,在小學,甚至從出生開始。

  這也是理所當然。他生長的家庭、社會氛圍就是長幼有序、學長學弟制。有人曾問:你們不是一樣大為何還要分成這樣?

 

  不一樣啊,還是有差別。

  他解釋。

  不過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?他記得他更小的時候是不分彼此的。

  是升上小學開始嗎?畢竟...

[16夏]東離劍遊紀02

(做什麼ptt模式啊)
下面有雷
這熟悉的話嘮
黃少天是你!
榮耀職業聯盟養不起你了嗎

每天嗨的興趣是收集各種武器
原來是審神者還以為是黑閃閃呢!咩總。
所以你去別人家聖地就是因為撿刀
每天嗨家裡的刀匠因為一直鍛不到刀所以被他殺了
所以只好土法煉鋼去揍刀
看boss點會不會掉

因此!(゜∀゜ノノ゛☆'

合理懷疑每天嗨是三日月宗近難民
鍛了小狐丸掉了源氏兄弟打到數珠丸太鼓鍾貞宗,還沒拿到爺的那種
所以看到殘凶的錄影(X)不理打的很辛苦的殤不患,反而看到在旁邊抽煙抽的很開心的
機掰鴉(X)嘴炮鴉(X)
凜雪鴉(o)
就喊出掠風竊塵的稱號
娼婦館:幹我打那麼辛苦

遲來的雨

*看到深夜六十分題目,正好有靈感

  生與死,到底代表些什麼?

  多年前,他的好友被一名酒過三巡,全身充滿酒意的男子撞死。所幸男子下車後被嚇倒酒醒,沒有肇事逃逸。

  他當時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思考,生與死之間差別不就是心臟有沒有跳動的差別嗎?為何總是有人可以看著遺物,神情柔軟,總說「就像他沒有離開一樣」?是希望死者沒有離去的希冀?或心中永遠的緬懷?

  他不懂。

  手術室大門被打開,醫護人員走了出來,他下意識起身,盼著一絲希望。醫生脫下口罩,問他是不是病患的親友,他點頭稱是。醫師語帶歉意:「對不起,我們已經盡力了。」轟的一聲,難以置信,醫生接下來說什麼他也沒聽清,腦袋一片空白。似...

隨便講講

我好喜歡三條派末子設定的三日月喔

好喜歡好喜歡

我大概是因為某同人圖打到,從此不回頭了ㄅ

好萌喔

講一個悲傷故事:

從前從前有一個人覺得aph的普獨是熱門cp,結果獨普才是(哀桑ノ(´д`*)),過了很長一段時間,那個人跳了新坑,以為三日小狐是熱門cp,結果小狐三日才是。

嗯。
好喔。
我絕對不會說那個人是我。

官方出了細川組回想

超爽der

細川組大☆勝☆利☆
喊お小夜的歌仙是什麼萌設定(*´∀`)

我在刀劍的本命應該是三日一期吧?(雖然三日鶴也萌萌

好想寫一個小少爺三日月X戲子一期一振的設定

看新撰組異聞錄山崎死掉那邊(不是大山殺鬼)看一次痛一次
而...

黑手黨設定


*已經放棄有什麼CP了,如果和我想的一樣,代表我們電波相同

*OOC一定有

*沒有主線(幹

  

  他聽見大廳有些微聲響。


  老爺和夫人都睡了才對,他一邊想的同時披上背心走下樓。


  他見一隻小老鼠躡手躡腳張望大廳,小偷?不,不是,小偷根本不會進來這座宅邸,走路的手法相當眼熟,一看就是從那個地方訓練出來。


  目標是他?還是他的主人?


  他可是離開很久了。


  他站在樓梯仔細觀察「訪客」的目的。訪客準備進入老爺夫人房間,銀光印入他眼角,這可不行。他輕手輕腳走下樓梯,抓住他的手腕。...


*晴齋和前主互動捏造 

*前主翻譯選擇用「青」 

*因為聽說伊月應該翻「齋」 

*晴齋日文片假名是はろいつき,為了和別人不一樣,所以我用齋(いつき),發音同伊月(いつき) 

*對,我很幼稚




  他做了個夢。


  夢裡的他小小的,伸長手怎麼搆都搆都不到那串風鈴,他轉用跳的,還是無紀於事。


  他很喜歡那串風鈴,作工雖不是非常精細,但他相當喜歡。喜歡風輕吹過的悅耳聲響。


  「齋,你還真是喜歡那個風鈴。」

  熟悉的嗓音從後面傳來,他咧開大大的笑容。那人穿著和服,和藹的微笑,語氣溫柔。在夢看不清楚他的五官。


  「青!青!抱我上去!」


  「真拿你沒辦法。」那人無奈,將孩子抱入懷中。


  男孩愉悅的擺動窗邊的風鈴,發出叮噹的聲響。


  「你怎麼不去找彌彥?」


  「還不是青害的!」男孩大喊,語氣埋怨。「我和彌彥在一起整整三天,都沒有休息,我又不能召喚物怪庵!」


  那人輕撫男孩軟髮。


  「以後會教你的。」




  晴齋清醒。


  做了難得的夢。


  『做了惡夢嗎?』物怪庵關心。


  「做了有關以前的夢而已。」


  晴齋走到窗邊,風鈴仍然掛在窗邊。他現在只要伸長手就能碰到風鈴,不再是那個被人抱在懷裡才能碰到風鈴的孩子。


  『一開始齋怎麼跳都碰不到風鈴呢!』


  「是啊。」


  他擺動風鈴。
  



希望作者不要打我臉_(:3 」∠)_
覺得應該會走螢火之森模式(?

噗浪松集合

*官方秋囉執事設定有

*卡拉黑手黨設定有


   不知為何他們突然變成短暫的同盟。


  カラ松搞不清楚那位名叫輕松的執事真正的想法。總是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情緒完美隱藏在臉皮之下。


  チョロ松為了掩護他,腹部不小心被敵人劃道不淺的傷口。


  チョロ松脫下血跡斑斑的襯衫坐到旅館的床舖上,等カラ松幫他包紮,根據他多年的經驗他其實可以清理自己的傷口,不假他人其手,不過見那位小少爺看見自己是為了掩護他而不小心中了敵人的計。


  藏不住的慌張,他就覺得有趣。


  カラ松彎下身幫チョロ松包紮。


  為了掩護自己才受了傷,不幫他包紮他過意不去,並且他應該無法自己包紮吧?


  他...

貓貓們

  「吳以文。」


  「小和什麼事?」


  吳以文遞給楊中和新烤的貓咪形狀巧克力餅乾。


  『你真的可以嫁了。』楊中和咀嚼湊到他面前的餅乾,含糊不清道。吳以文聽見,高興得瞇起橄欖圓貓眼。


  他當然知道他高中同學為何如此能幹,要是也有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老闆,每個人幾乎也能像吳以文一樣能幹。不過楊中和和連海聲的朋友們承認,實在難以想像那位美人親自挽手做家事。

  果然有些人的氣質就是坐在高位鄙倪眾生。


  更何況,吳以文之於他的老闆就像魚之於水,沒有水,魚在地面上無力跳動幾下,便失去生命。


  「學姊的母親是天海幫主的獨生女對吧?」


  「嗯。」


  「如果我沒猜錯,老幫主的養...

  雖然嘴裡總是埋怨身為長男很麻煩啦、希望這輩子不要離開家裡什麼的,松野おそ松其實相當享受當長男的樂趣,看到弟弟們依賴他的眼神他內心十分高興,同樣的他也瞭解每個兄弟個性。


  「哥哥回來啦──」 おそ松拉開門大喊,「咦?只有你在家嗎カラ松?」
他原以為會看見其他弟弟,卻只有二弟在家,難得沒有拿著鏡子自戀的梳理頭髮。


  「 歡迎回來。」 カラ松放下手中的雜誌,「チョロ松去面試,一松去找朋友了,十四松大概在打棒球,トド松去打工。」


  一松的朋友,自然就是那群貓科動物,從出租女友事件後,知道一松有養一群動物朋友,天曉得他是怎麼飼養那群動物的,心理有底一松有一...

我关注的人

© 覺得自己萌萌噠 | Powered by LOFTER